谁能拯救神雾节能?
2019-04-01 安野 阅读:
       3月25日,神雾节能发布晚间公告,公司股东文菁华、曹雅群、张寿清在2018年1月31日至2019年3月20日期间,共减持流通股3186.22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4.99%。
       如此大规模的减持公告一出,恐怕神雾节能股民心里已经凉了一半。
       一年来,神雾节能、凯迪生态等企业都在舆论的风口浪尖,一方面被爆出连续债务违约,另一方面重组计划迟迟没能推行。

       迟则生疑,疑则生变,神雾节能在去年三月引进的战投金沙江资本,也打算退出神雾的管理层。


金沙江退出

       3月19日,神雾节能发布公告称,因公章被时任行政人事总监凌某非法占有和转移,可能导致年报无法按期披露,存在退市风险。
       神雾节能创始人吴道洪将矛头指向了2018年3月时引进的战投金沙江资本。
       凌某原本是战投金沙江资本的员工。金沙江资本引入后,凌某等多位金沙江的员工进入神雾节能高管体系。
       2019年春节以后,金沙江资本和神雾集团矛盾加深,金沙江资本的人不再前往原神雾节能南京办公地办公。
       一个行政人事总监居然掌控掌控上市公司公章和营业执照,并导致神雾节能年报“难产”,这件事实在是有些荒唐。
       当然,不排除神雾节能年报比较难看,以此为借口推迟年报的可能性。
       今年1月,因存在营业收入确认不恰当,应收账款坏账计提不恰当,内部控制执行不规范,董事会运作不规范等问题,神雾节能被辽宁证监会责令改正,3月神雾节能又爆出违规对外担保的事件。
       这一系列闹剧,都源于其内控不到位。而金沙江资本和原神雾系的矛盾,就成了导致公司走向正轨的最大障碍。
       据透露,神雾集团总部和金沙江资本旗下上海图世早已出现了矛盾。神雾集团认为上海图世资金不足,不干实事,上海图世认为神雾项目有问题,根本无法开展。
       金沙江资本以往也是通过调度资源,来吸引更多的投资者,从而扩大融资使实现项目成功的。
       如果金沙江资本和神雾系的矛盾难以调解,计划退出也是理所当然。

金沙江资本董事局主席伍伸俊

“天风”徐来

       在金沙江资本谋求退出投资的同时,天风证券对于神雾的兴趣不小。
       3月初,神雾节能高管团队新增了天风证券的几个高管。此外,天风证券还承诺于3月27日解决神雾节能欠薪员工工资问题。
       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,简称天风证券,是一家全国性证券公司,成立于2000年。2008年,其总部由成都迁往武汉,并在之后几年迅速扩张。至2013年,其净资产增长了758.51%。
       2018年9月7日,证监会核准了天风证券的首发申请,天风证券正式拿到了上市通行证,成为第四家上市的证券类公司。
       为了配合上市的热潮,2018年12月25日,天风证券以现金方式收购宁波信韵持有的天风天睿股权,交易金额为5.16亿元。交易完成后,天风证券持有天风天睿的股权将由目前的57.15%升至65.72%。
       天风天睿是天风证券下属的私募投资基金子公司,本次股权加码,也表明在私募领域誓要有一番作为。
       既有近期上市的助力,又加大了私募的投入,天风证券真的可以成为神雾节能的“救世主”吗?
       天风证券也曾是“踩雷能手”。

       今年2月,天风证券连踩3颗股权质押地雷(北讯集团、方盛制药,银亿股份),总金额超过11亿元,着实悲催。
       尤其是银亿股份给其带来了不少于3亿的损失,几乎达到了利润的三分之一。
       在券商经纪业务、自营业务、投行业务的主要核心业务中,天风证券过度依赖经纪业务,这项数据对总收入的贡献度从21.42%暴涨到了51.55%,反观其投行业务的收入就表现平平,仅不到两成。
       在证券经纪业务难度不断加大,业务普遍下滑的大趋势下,这种靠天吃饭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       另外神雾集团的投资风险和规模很大,要远高于天风证券以往的投资的新爱体育、暴走漫画等项目,所以能否真正拯救神雾节能,还要经受时间的考验。
       对外部融资的超强依赖性,让昔日的神雾双“雄”,变成了神雾双“熊”。现如今又只能坐下来静等资本入驻,或许神雾系也该做出一些改变了,稍微放开项目的管理权,或许才能真正走出困境。


本文作者:安野,自由撰稿人。
 (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,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:中国生态资本网;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:生态资本论。)